© 2005-2018 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家乡侗寨已经远远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了,起伏连绵的群山间植被丰富,大都为原始森林常绿树种家乡就座落在眼前这群山环抱中的一处田坝边斜坡上,葱翠的山林将故乡紧紧地环抱在怀里如母亲般守护着自己的儿女。寨前的村路上一条小溪终年缓缓地流淌着清澈的山泉水,溪堤上修建有一座古旧的侗乡风雨桥有客闲来,便常到风雨桥上走走看看观赏这世外桃源般的山水田园小桥流水人家。只是多年来我对故乡对这片充满乡村气息的故土缺少固有的热度,他的农耕文化乡土文化侗族大歌文化丝毫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向往蓝天向往海阔天空的自由和洒脱。然而鲜花和掌声并不是那么容易打拼的成功的背后孕育着太多不为人知人解的泪水多年的漂泊迁徙,徒劳奔走我一无所获我还是原来的自己。沧海桑田岁月变更中我身边的人和事早已物是人非了。过了风雨桥转过一大片树林往前的斜坡上便是家乡寨子了这是个不大的侗寨,七八十户人家三百多人口的自然村庄。我家就住在进村的村路边寨前有一大片稻田,此刻被雨雪薄薄地铺上了一层地毯几个孩童嬉闹着在雪地上堆雪人打雪仗。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